• <bdo id="ghhrv"></bdo><bdo id="ghhrv"></bdo>

      <bdo id="ghhrv"></bdo>
      1. 登錄 / 注冊 / / English
        中國農藥協會
        loading...

        行業信息

          當前位置:中國農藥工業網 >> 行業信息 >> 行業觀察

        一文了解我國各地區農藥產業投資情況、投資風險及應對措施
        責任編輯:左彬彬 來源:中國農藥工業協會 日期:2021-08-05

         

        十三.五”期間,我國農藥行業得到了快速發展,農藥企業不斷壯大,同時環保、安全整治力度不斷加大,企業投資和產能向西北和華北(主要為內蒙古)轉移比較強勁,在西北和華北的投資額分別占總投資額的17.66%和25.07%。由于產業基礎、人才、供應鏈多樣性,華東地區的投資依然較多,占總投資額的22.83%。在這些投資中也存在諸多風險,如對大宗產品的投資多,而且投資目的地多為黃河上游和長江中上游等,這些風險值得進一步識別和應對。 


        1  行業面臨的總體環境

               

        “十三.五”期間,我國化工行業發展快速,同時也存在許多安全環保問題。為此,早在2015年,工信部就印發了《關于促進化工園區規范發展的指導意見》(工信部原〔2015〕433號),此指導意見從規劃布局、項目管理、安全管理、綠色發展、兩化深度融合、配套服務及組織管理等方面提出了化工園區規范發展的具體要求。此后,針對化工園區發展水平參差不齊、園區安全環境風險整體較高等情況,工信部及部分省市結合自身實際陸續開展化工園區的規范化與清理整頓工作。

               

        工信部先后開展了長江經濟帶化工企業及化工園區摸底排查、城鎮人口密集區危險化學品企業搬遷改造等工作;國家出臺了長江保護法。由此沿江和長江上游的化工企業生存發展遭遇了困難,需進行搬遷或關閉。

               

        江蘇省化工企業眾多,隨著經濟社會快速發展,蘇南化工企業向蘇中、蘇北轉移,環保、安全風險逐漸暴露,為此,江蘇從2007年開始持續對化工行業進行整治,2016年出臺“263”專項行動實施方案,即開展“兩減六治三提升”和化工企業“四個一批”(關停一批、轉移一批、升級一批、重組一批)等專項行動;制定出臺《全省化工行業轉型發展實施意見》《江蘇省化工園區規范發展綜合評價指標體系》等文件;對現有化工園區進行分類整合、改造提升、壓減淘汰,同時禁止新增化工園區;2019年響水“3.21”特別重大爆炸事故發生后立即印發《江蘇省化工產業安全環保整治提升方案》,明確提出壓減化工園區(集中區)數量的要求(圖1)。響水“3.21”特別重大爆炸事故對江蘇包括農藥企業在內的精細化工企業沖擊強烈,一度引起了供應鏈的緊張甚至斷裂。到2020年10月江蘇第一批認定化工園區14家,化工集中區15家,由此全省僅保留29家化工園區化工集中區。目前江蘇入園的化工企業為50%~60%,許多企業還沒有入園。這些園區外企業將面臨搬遷、改擴建受限或關閉的局面。

        圖1  江蘇化工園區整治

               

        山東省從2017年啟動化工整治、化工園區認定工作(圖2)。2018年山東有6,094家化工企業,2019年底,完成評級評定,公布了85個化工園區(包括10個專業化工園區),以及125個監控點。2020年6月化工企業入園率達到34%,經整治化工企業數量減少至4,580家。今后,對園區外企業經評級評價不達標的、整改以后還不達標的企業繼續關停;在整治過程中,要求新建項目投資不低于3億元,這對于精細化工企業來說有一定的難度?陀^地說,山東化工園區的整治結果不是很理想,公布的園區數量較多,其中許多園區條件比較差。


        圖2  山東化工園區整治

               

        目前,我國20多個省市先后公布了化工園區,農藥企業比較集中的省、市都進行了化工整治和園區整治,其中江蘇省和山東省的化工企業多,整治力度也大,湖北、河南、遼寧等省也相繼開始了整治。今后化工企業入園是必然趨勢,不入園企業將很難發展。

               

        需要特別關注的是,目前針對黃河流域還沒有出臺專門的保護法,隨著化工企業向西部遷移,人們對黃河的關注度不斷增加,今后也可能出臺有關黃河的保護法。農藥行業、農藥企業面臨的環保、安全壓力依然比較嚴峻。 


        2  行業運行情況

               

        根據中國農藥工業協會的統計數據,在2016-2020年,農藥原藥產量微升,從2016年的129.80萬噸增加到2020年的170.34萬噸(圖3),這很大程度上歸功于我國農藥出口的拉動。

        圖3  “十三.五”期間農藥原藥產量


        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農藥行業銷售額總體減少,從2016年的3,308.67億元減少到2020年的2,280.58億元,利潤也出現了下降,2016年為245.87億元,2020年為190.62億元(圖4),這可能與規上企業數量縮減以及農藥行業所處的國內環保、安全整治有關。

        圖4  “十三.五”期間農藥行業營收和利潤

               

        得益于我國農藥行業生產品種多、產業鏈完備、生產裝備逐步現代化等綜合優勢,農藥出口保持了總體增長態勢(圖5)。

        圖5  “十三.五”期間農藥出口數量和金額


        3  產業投資

               

        據公開披露/報道(注:對部分投資離譜的項目或計劃進行了合理剔除),“十三.五”期間農藥行業生產性投資額為687.6億元,其中上市公司373.7億元,占比54.3%,非上市公司(含新三板掛牌公司)313.9億元,占比45.7%(圖6)。2016年到2020年投資額逐年增加,分別為33.80億元、66.23億元、109.32億元、168.86億元和308.92億元(圖7),筆者認為2016-2018年的投資數額比較正常,2019年和2020年投資額較大,是由于江蘇響水“3 21”爆炸事故后許多企業在短期內公布了向外擴展的計劃所致。而實際上2020年一些投資額不能形成有效投資。

        圖6  各投資主體的投資額占比

               

        “十三.五”期間,投資形成的新產能為:原藥65.3萬噸/年,中間體91.8萬噸/年,制劑53.1萬噸/年,其他(如助劑、除草劑解毒劑、增效劑等)9.7萬噸/年(圖8)。按照投資主體分,上市公司原藥增加產能35.3萬噸/年,非上市公司30.0萬噸/年;上市公司農藥中間體增加產能32.7萬噸/年,非上市公司59.1萬噸/年;上市公司制劑新增產能32.3萬噸/年,非上市公司20.8萬噸/年。 


        圖7  各年度投資額

        圖8  “十三.五”期間投資新形成的生產能力 


        3.1  分區投資情況


        3.1.1  西北地區(陜西、甘肅、寧夏、青海、新疆)

               

        隨著長三角、珠三角以及部分沿江沿海區域環保壓力增加,許多化工企業開始轉移產能。西北地區的投資主要在陜西、甘肅和寧夏,青海和新疆幾乎沒有。由圖9可知,“十三.五”期間在西北三省的投資總額為121.4億元,陜西、甘肅和寧夏分別為8.2億元、51.6億元和61.6億元,在陜西的投資較少。投資地主要分布于甘肅3個園區、寧夏3個園區和陜西的2個園區(表 1)。此期間投資形成的產能:中間體新增產能最大,為18.5萬噸/年,其次為原藥8.2萬噸/年,制劑最少,為3.0萬噸/年(圖 10)。


        圖 9  西北三省區投資額

        表1  西北地區投資地分布

        圖 10  農藥相關產品新增生產能力 


        3.1.2  華北地區(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內蒙古自治區)

               

        在華北地區的投資總額為172.4億元,主要投資于內蒙古自治區,投資額為 165.1億元,占這個地區投資總額的95.77% (圖 11)。投資形成的產能:原藥18.3萬噸/年、中間體37.8萬噸/年、制劑10.0萬噸/年,其他0.7萬噸/年(圖 12)。投資地主要為內蒙古自治區的阿拉善、烏海和鄂爾多斯,山西的運城,河北滄州和晉州(表 2)。


        圖11  華北三省區投資額

        圖12  在華北地區新增的產能


        表2  華北地區的投資地分布

         


        3.1.3  華東地區(山東、江蘇、安徽、浙江、福建、上海)

               

        “十三.五”期間在華東地區的投資相對還是較多,這得益于這個地區人力資源多,技術水平高, 市場資源好?偼顿Y額為157億元,主要投資于江蘇和山東,分別為71.1億元和63.7億元,占比分別為 45.28%、40.57%;在安徽的投資較少,為20.1億元,浙江則非常少,為2.1億元(圖13)。所形成的產能為原藥18.8萬噸/年、中間體12.7萬噸/年、制劑21.0萬噸/年、其他0.05萬噸/年(圖14)。投資地主要為安徽的合肥和淮北,江蘇的南通、淮安、新沂、南京,山東的濰坊、濱州、濟寧、平渡,浙江上虞(表3)。雖然近年農藥行業的投資和產能不斷在向西北、華北轉移,但在華東地區還有很多的高新尖項目投資。


        圖13  華東地區多省的投資額


        圖14  華東地區新增產能


        表3  華東地區投資地分布

         


        3.1.4  東北地區(遼寧、吉林、黑龍江)

               

        由于環境和經濟因素,在東北地區投資較少,總投資額為28.4億元,其中遼寧、吉林和黑龍江的投資額分別為12.0億元、3.2億元、13.2億元(圖 15)。新增產能為原藥3.55萬噸/年、中間體1.6萬噸/年、制劑0.70萬噸/年(圖16)。主要在遼寧省葫蘆島、吉林省吉林市、黑龍江省佳木斯和安達市進行投資(表4)。


        圖 15  東北地區的投資額

        圖16  東北地區新增產能


        表4  東北地區的主要投資地分布

         


        3.1.5  華中地區(湖北、湖南、河南、江西)

               

        近年來,華中地區投資較熱,投資總額為89.9億元,投資主要集中于湖北與江西,總額分別為35.0億元和47.7億元,占比分別為38.92%和53.06%;在河南投資6.8億元,湖南0.4億元(圖17)。新增產能原藥6.72萬噸/年、中間體11.09萬噸/年、制劑12.05萬噸/年、其他0.1萬噸/年(圖18)。


        圖17  在華中地區各省的投資額


        圖18  華中地區新能產能


        表5  華中地區主要投資地分布

         


        3.1.6  西南地區(四川、重慶、貴州、云南、西藏)

               

        西南地區總投資額為64億元,主要集中于四川和重慶,投資額分別為45.3億元和18.7億元。新形成的產能為原藥8.45萬噸/年、中間體8.0萬噸/年、制劑6.5萬噸/年。四川的投資地有廣安經開區、樂山化工園區、綿陽經開區,重慶投資地為長壽經開區、萬盛工業園區。


        3.2  投資主要風險因素

               

        以上從各個方面較全面地介紹了“十三.五”期間農藥行業在全國主要地區的投資情況。這些投資在多個方面存在一定風險:

               

        (1)主要投資于大宗產品,投資最多的產品有草銨膦、草甘膦、2,4-滴、吡唑醚菌酯、烯草酮、硝磺草酮等,而特色產品投資較少,特色產品的新增產能主要在華東地區;

        (2)投資地點主要為黃河上游(包括內蒙古烏海、阿拉善、寧夏寧東基地、蘭州新區)和長江上游[包括重要支流(重慶、四川廣安、樂山)];

        (3)投資的主體為上市公司和體量大的非上市公司,中小企業投資計劃很少;

        (4)可能存在一些偶發因素,如今后黃河保護法列入立法計劃,對黃河上游的企業就會產生很大的影響;

        (5)產能轉入較多的西北和東北,今后在人力資源潛力方面可能會面臨很大困境。這些風險可能或多或少對投資的效益產生影響,如對大宗產品投資多,會造成產能過剩,產品盈利空間大大降低;在黃河上游和長江上游建廠的企業有可能面臨搬遷或關閉。

               

        “十三.五”期間投資最熱的產品中,殺蟲劑有氯蟲苯甲酰胺、菊酯類殺蟲劑(聯苯菊酯、功夫菊酯)、甲氨基阿維菌素苯甲酸鹽、溴蟲腈、丁醚脲、啶蟲脒、噻蟲嗪等,這些產品投資規模很大;殺菌劑有吡唑醚菌酯、苯醚甲環唑、丙環唑、氟環唑、氟啶胺、丙硫菌唑等;除草劑有草銨膦、草甘膦、2,4-滴、硝磺草酮、烯草酮、煙嘧磺隆、氟磺胺草醚、甲基二磺隆等;中間體有聯苯醇、功夫酸(酰氯)、苯醚醛、1,3-環己二酮、亞磷酸二甲酯、甲基亞磷酸二乙酯、甘氨酸、乙基氯化物、三氯吡啶醇鈉等。


        3.3  投資風險規避措施

               

        隨著我國農藥行業不斷發展,農藥企業投資在不斷增加,應該如何更好地進行投資、規避投資中存在的風險。從目前看,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著手:

        (1)匹配度,從自身出發,根據企業的情況進行投資,秉持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同時投資要與自家融資/投資能力匹配;

        (2)聚集度,堅持不扎堆,少聚集,即便到化工園區內發展,也應要求有關方面適當控制招商引資的沖動;

        (3)差異度,不能一味投資大宗產品,要選擇競爭性品種、差異化品種進行投 資;

        (4)創新維度,要不斷進行工藝技術開發,保持工藝技術領先,并保持研發活動可持續性,同時加強海外市場開拓與維護?傊,企業要綜合考慮以上4個方面,制定適合的投資活動。


        4  情景展望

               

        長期以來我國農藥行業以投資、生產大宗產品或過專利期產品為主,這都是基于成本競爭力。當利潤完全依賴成本支撐,對成本的波動缺乏免疫力,則成本常常攸關企業生死;而成本優勢建立在規模紅利之上,規模紅利又具有強時間屬性,即成本優勢不可持續;而競爭力基于成本而非獨特價值,缺乏壁壘和不可替代性,當面臨激烈競爭,則只能犧牲利潤。只有產品具有獨特價值、產業鏈完備以及具備規模優勢的企業,在市場中才更有競爭力,也才有更大發展和生存空間。

               

        目前新冠病毒持續傳播,全球經濟疲軟、地緣政治緊張,我國農藥使用零增長政策等,農藥的增量空間變小,存量市場的競爭會更加激烈,市場向龍頭企業集中成為必然。在產業集中度提高的過程中,龍頭企業、冠軍型企業會對其他企業形成擠壓,未來行業集中度會越來越高。而龍頭企業、冠軍企業在更高平臺進行淘汰賽,或與國際化大公司正面交鋒,并蠶食中小企業的市場份額。事實上,大量中小企業能夠發展到今天,得益于過去市場增長和粗放成長;中小企業要在此競爭中生存,必須發展差異化產品(或獨特性產品),而建設規模與企業籌融資能力要相匹配。

         

        相關信息
        啊~啊怎么这么多视频

      2. <bdo id="ghhrv"></bdo><bdo id="ghhrv"></bdo>

          <bdo id="ghhrv"></bdo>